忘却补正

=黑鸢/黑泽鸢

我和兰陵王结婚了.jpg
心里装着诸葛青
做梦念着王亦秋
还有一个王也.jpg

微博@黑泽鸢
低产出型秃头写手
不混圈

[最终王冠乙女向]kiss or not

温斯顿x你 OOC摸鱼产物。避雷注意。 多余的话没有意义,暧昧不清的感觉在潜意识里会发酵为更加模糊的东西。话语未等思考就毫无顾忌的脱口而出—— 时间是傍晚,用来休憩的闲暇时间也被某工作狂魔自虐般的排满。明明看上去遥不可及,远远瞥见就会产生一种无法亵渎的庄严与严肃。此刻干净无暇的灯光的投影在他脸上却鲜明对比出了他有些疲惫的神色。遥不可及?平易近人?可能性重叠在了一起,混乱,搅合。 “不过,我想还有一种可能。”    你想起了勒梅在聊天室里的话。    “——说不定,他是怕殿下怕生,才故意暴露缺点,希望殿下放下戒备吧。 不对,现在是该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吗你可是拳打反派手撕圣杯的新王给我回神啊! ...总之、暂时就取名为“吸引某即将过劳死辛勤莱伯拉长官注意力大作战” “温斯顿先生,亲我。” 于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情,下达了带有命令意味的话语。 或许调戏一位任劳任怨的军官兼骑士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此刻你更希望在他脸上看到的不是往常那种游刃有余的表情。 ——想要成为特殊的,怎样都好。特殊的表情,特殊的话,被特殊的对待。 埋头苦干的温斯顿怔了几秒,眸子的颜色比鸟羽色要浅淡,又比海蓝色更加剔透,要描摹的话大概是要加上宝石般的光泽。带着几分浅淡的惊讶,暂停了手中超额的工作。 “您...刚才说什么?” ....................... “什么都没有哦,温斯顿先生。”你企图用天真烂漫的笑容蒙混过去。 “您刚才一定说了什么吧? 没有哦,是你听错了。” “有。”斩钉截铁。 “没有!” “我对自己的听力还是蛮自信的。”莱伯拉的长官勾起一个令人脸红心跳的清爽的笑容,“您刚才好像说了一些过分可爱的话。” 就算说着“并没有”然后插科打诨蒙混过去好像也不是办法。 “因为温斯顿先生总是太过于努力了,不发表一些爆炸言论你是完全不会理会的——!!”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承认了,气冲冲的鼓起了脸颊,用数手指的方式清点他糊弄你的罪行。 好心好意劝他睡觉会被用“没关系,这点工作强度暂时还压垮不了我”一笔带过,就算你劳累到深夜也会看到这个人犯规的笑容回应“剩下的麻烦请交给我”。 你想起某忠心耿耿下属的吐槽,这货说不定有一天真的能让全人类登上月球。 ...太过于努力了。 你回想起战场上,有着白羽银闪称号,英姿飒爽,抵御敌人将你护在身后的身影。 “该回神了,殿下。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把你从没有逻辑的混乱思绪拯救出来的是温斯顿一记不轻不重的爆栗。 “...虽然觉得这话有点多余。”莱伯拉的长官突然叹了口气,有些认真的和你对视了。“如果安娜小姐和麦克斯先生拿着糖果,诱骗您加入杰内西斯军团,也请不要乖乖的跟着走哦?” “不会真的跟着走的啦——!!”你不满的鼓起脸颊。 “那就好。”他轻笑。 ——剩下的内容大概要归咎成一场突然袭击。 猝不及防,刘海被轻轻撩开,质地有些偏硬的手套因为温柔的动作变成了痒,你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惊呼,温热的触感在额头残留了瞬间便迅速挪开了—— 你再次回神的时候,对上的只有罪魁祸首纯良的笑容。 “还请不要告诉您的其他英雄们哦?”他笑了,手指竖起在唇边,“如果因为这种小事就被干掉的话就无法继续守护您了。” ...来人把这个甜言蜜语油嘴滑舌的家伙干掉! -end- 被折磨的快死的复健,因为这个我被关在小黑屋了.jpg 等我出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墨者卸载了(...)原定计划是有勒梅和亚森等等等 然后..咕咕咕。 可以的话我想要评论!!!
2018-08-24

[刀剑乱舞]好感度分级

鹤丸国永/髭切x你 鹤丸国永: [好感:20%] 绚丽的光芒一下子笼罩了这个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的空间。灼烧出的热量和诸多材料在迸流的灵力的作用下升华成了更加盛大的光辉。狐之助兴奋的跳进你的怀里,蹭了蹭,而你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鹤丸国永。我是鹤丸国永,吓到了吗?主上。” 纯白的付丧神在灵力的波流下凝聚成了完美无瑕的本体和人形。白色的碎发因为起身向前的动作微微摇晃,金色的眸子流转着光辉,几分戏谑,几分疏离。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你,一时间,你的大脑恍恍惚惚的将他的眸子与那造价高昂的琥珀联想到了一起。 “那么,就请多多指教了。” 好像触手可及, 却又好像将要振翅高飞。 [好感:40%] “还请务必保密啊。” 白色的付丧神穿着便服,一尘不染,手中的挖掘工具却带来了几分突兀,却又增加了几分可以亲近的真实感。鹤丸国永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明明是在为恶作剧做打算,却笑得那么干净。 鹤丸国永,你的付丧神,喜欢恶作剧。 你默默在心里用小本本记下了,并默许了他的行为。你也不是什么严肃的人,能够让这场漫长的,压抑的战争,稍微轻松活跃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樱花烂漫,偶尔有柔软的一瓣瓣飘落在了你的肩头。你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热茶和点心,想要伸手拂去—— “这是我支付给你的报酬哦。” 鹤丸国永纤长的手指先你步到达了你的肩膀,捻起那片调皮的花瓣。温和的气息一下子贴近了许多,也带动了心跳的狂乱不止—— ...是不是天气转暖了? [好感度:60%] 你在帮忙清扫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了从付丧神的乱七八糟的书籍中掉出来一片的樱花花瓣。 完好无损的保存着。 [好感度:80%] “我的审神者啊,是个温柔到过分的人。” “温软谦和的就像春日里的早樱一样,晃晃悠悠的,让人完全捉摸不透。你去寻找她的时候,她总是在那里,无时不刻的。但是就在你伸手想要触碰的时候,却总感觉什么都抓不到。” “噗,被称作鹤的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真是完全不像是我的发言了啊。” “哎呀、总之就当恶作剧一样糊弄过去算了——!” “——真是的、完完全全败给你了呢,主上。” 你从带着午后暖意的睡梦中醒来了,樱花仍然在飘扬。两杯热茶氤氲着的热气已经消失了,只有清浅的茶香萦绕在你的周身。你恍惚之中想要站起,却听见不属于自己外套从身上滑落的声音。 ...似乎做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梦啊。 [好感度:100%] “我们付丧神是没有资格轮回转世的。”鹤丸撑着脸颊,若无其事的开口,金色的眼眸藏着你读不懂的情绪,望向了远处漫无边际的苍穹。“虽然都是骁勇善战的将士、但是充其量来说,也只是神格低微的付丧神而已。” “所以啊主上、若是再次轮回转世的话。” “——就立刻来见我吧。” 似乎露出了很悲伤、却又很温暖的笑容呢,鹤丸。 髭切: [好感:20%] 你对这个人、对,是对这位付丧神先生,完完全全的束手无策。轻快的语调又在末尾拉得绵长,漫长的时间似乎没有消磨掉他的活力,反而让他变得更加棘手了——交流方面的。 简而言之,你完全搞不懂这个人的所思所想。 ...稍微有点泄气呀。 “主上要一起来吃点心吗?” 身着便服的髭切颇为悠哉的举起了手中的碟子,朝着你的方向晃了晃,而一旁赶来的膝丸则是表情难以形容,似乎在嚎着“完蛋啦阿尼甲摸鱼又被主人发现了!!!” 敬谢不敏。 这是你今日第三次抓到他摸鱼。 [好感:40%] “...我更喜欢羊羹那种软绵绵滑溜溜的口感,虽然草莓大福也凑合吧。”你端坐在髭切的旁边,很没有骨气的接过他递来的点心,嘴里念念叨叨不过还是把草莓大福送入了嘴里。 啊,和想象中的差不多,甜到腻啊。 “至少它占了你喜好的一点嘛,不要那么挑剔呀,主上。”髭切眯起了如猫眼石一样璀璨的双眸,似乎很满意你咽下去的动作。“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吃一口胖十斤?是这样吗。” ...拜拜了您咧。 这哪里是个斩杀猛鬼的刀,明明是个披着悠哉悠哉,实际上天然黑到了骨子的恶劣的家伙好不好。 [好感:60%] 两杯热茶。 两碟羊羹。 “亏你还记住了啊,这种小事。” “主上说的我都有认真记住哦?” “那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 “......” [好感:80%] “——低头。” 锐利的太刀如疾风一样掠过你的耳际,直直的劈砍向了身后的生物。毫不犹豫,且反应迅速,让你完全不能把平日里笑得云淡风轻的髭切和战场上熟练生猛的他联想到一起。 硬化的血肉与泛着寒光的刀刃的碰撞最后毫不意外是后者占了上风,于是你又听到了噗嗤一声,身后的敌人被开了一个大豁口。然而碍于这个险些被偷袭的位置,你这次怕是要带着一身血污了。 “就清洗来说...可能会带来不少麻烦吧。” 失重感。亦或是被过于强大的力量拉了过去,你连一个疑惑的单音节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被强行拉进了他的怀抱,髭切一个眼疾手快,把你圈在怀中。喷涌着恶臭的鲜血瞬间炸开在他身后的布料上,他有些遗憾的拍了拍灰尘,似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主上?” [好感:100%] “刀活了千年,早就对一些事情看淡啦。” 你感受着大腿承载的重量,看着他颇为惬意的打了个哈欠,简直得意忘形过头了! 微风如绢帛一样拂过,凉意泛开了。你收敛住了对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就是一记铁拳制裁的想法。 “不过居然感觉、这样下去的话,也不坏呢。” 这一次他也笑了,似乎是真的很开心的笑了。 -tbc- 这篇憋了好久...大概会有其他人.... 宣传一下我们的乱七八糟乙女向的群,凹凸/我英/刀剑/fgo ↑特别杂食向的一个群 欢迎来玩 群号:737079920 我的上几条lo里有二维码... 总之就是这样!
2018-07-14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极限修罗场

百合元素有,避雷注意。 两组,荼x你x渡 轰x你x八百万 完全的爽文,看着开心就好[喂 [荼毘x你x渡我被身子] 料想之外的状况啊,你感叹着,却下意识伸出手去安抚自己阵痛的额头,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被紧紧的抱住,动弹不得。 ...确实是料想之外,你觉得不是一点半点的胃痛,这个姿势究竟被迫保持了多久了呢... “果然近看比远远的看还要可爱呢!香香的、软软的,就像草莓布丁一样!呐呐,而且这个距离连血管里的血液流动都看得超清楚呢!啊啊,太漂亮了!” 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浇在薄饼上的,汩汩流动的,粘稠的枫糖浆那样的甜腻感觉,渡我被身子歪着头,用着与恋爱中的狂热少女无差的表情打量着你,两只手紧紧的圈住你的左臂,软绵绵的重量几乎要整个倾泻到你身上了。 连同病态又甜蜜的感情,也一起。 死柄木一伙人还在讨论分组的问题,完全没有多余的闲暇来理会这个角落,或者说他可能对这种情况以及习以为常了?荼毘或许也在幸灾乐祸也说不定? 你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思考着脱身的计策,毕竟这个样子下的渡我,什么都听不进去吧...... “呐呐,大姐姐,大姐姐,要和我一组吗?我会让你身上染上超漂亮的红色的哦!” 渡我很自然的放开了对你的桎梏,露出了与先前相似的病态笑容,异样的粉色蔓延到了整个面部,白皙的指尖轻轻的点着樱粉色的嘴唇。 没等你说出敬谢不敏的时候,闪着寒光的刀刃就逼近了你光滑的脖颈,似乎是在测量怎样才能划出最大出血量... 而且是用着相当可爱的表情。 “——太过得意忘形了。” 深蓝的眸子冷冽的扫过抱着你的渡我被身子,慵懒里夹杂着警告,还有几分你读不懂的感觉。荼毘转过身来,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切,好凶啊,荼毘先生。” 渡我眼眸中的狂热微微压下去了一点,但也并没有黯然几分,嘴角最大限度的扬起,又死死的抱住你不松手,像是要炫耀一样。 “可是大姐姐是渡我发现的一个人的宝物哦?才不会分给你的。” “不必了。她和我一组。”荼毘淡淡的扫视了过来,明明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波澜,可是却能硬生生的从他的话语中拆出几分不快之感,“要么留下来看家,要么和我一组,没有其他的选择。” ........... 你觉得事情闹大发了。 [轰焦冻x你x八百万百] “抱歉,虽然我承认轰同学无论是战斗还是策略都非常强,可是这一次我并不打算退让。” “这一点我也一样。” ...你们究竟是在创造怎样严肃的气氛来对峙啦,冷静一点吧。 你默默的在心底吐槽着。 在你面前,八百万百一改往日谦逊温柔的大小姐的样子,黑眸里有灵动的坚定闪烁,直视着对面表情冷淡但仍然窥见几分认真神色的轰焦冻。似乎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不过总感觉少点了什么条件,你腹诽着自己,并把视线不落痕迹的收回,转移到面前的,你的惨烈的试卷上。 “从知识量而来,我是最适合为她进行补习的,不仅能够快速的提高成绩,同时也能快速的拓展知识面,从而轻松的面对更多新型题型。” 八百万,1hit! “这一点我认同,但我认为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的复习,巩固记忆。” 轰焦冻,1hit! “我能提供优质的环境学习,所以来我家复习是最合适的。” 八百万,2hit! “抱歉,这方面我也是不会退让的,我家的书籍储备也并不缺乏。” 轰焦冻,2hit! “我....” “我.....” 二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不过看样子太阳都要下山了,夕阳的余晖已经把你们周身染成了一片壮烈的橙色,再这样争执下去会发展成非常不妙的情况吧! “...要不,来我家复习吧?反正是我麻烦你们,还可以招待一下你们,表示感谢...” 被夹在二人之间的你弱弱的开口了。 听到你的话的两人的眼神一瞬间闪出了奇异的光芒,希望是错觉吧...... 补习之路漫漫啊。 -tbc-
2018-07-07

[我的英雄学院乙女向]对他说三次“我不喜欢你啦”!

轰/爆x你 对他说三次“我不喜欢你了”。 [轰焦冻] 现在是午休时间,是可以让你有余暇欺负一下你的小男朋友的时候。 “我不喜欢你了。” 轰焦冻站在窗口旁,似乎在假寐着放松自己。你能看到微风轻轻撩起他的碎发,露出他白皙的脖颈。温和的阳光打在你们周身,不招摇也不严峻,只是温柔的存在于那里。 一切看上去都非常的和谐、在你轻轻说出了这句话之前。 “嗯?” 轰焦冻睁开眼睛了,露出那双漂亮的眸子,带着几分困惑的转头看向了你。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每每看到你无辜的眼神,就让他有一种刚刚幻听了的感觉。欲言又止,最后发出了一个迷茫中似乎还带着些委屈的单音节。 “发生了什么了吗?” “我不喜欢你了。”你有些困窘的移开了视线,如果这个时候被他看到你蔓延着粉色的耳根就会被识破是恶作剧了吧! 沉默,明明是须臾的片刻,却让你背后嗖嗖冒冷汗,仿佛经历了永恒。 于是在他的眼里,那个动作变成了不想和他对视,而移开了视线。他好像有一点受伤,只有在注视着你的时候,那种眸子里的熠熠生辉的感觉似乎也黯淡了几分。 这回好像是真的非常委屈了,在这种再三确认下。 轰焦冻表面上波澜不惊有点委屈,实际上疯狂头脑风暴,思考着你这样做的原因。 ——...不会是那个混账老爹又去骚扰她了吧。 轰焦冻默默腹诽。 “我不喜欢你了。”你咬咬牙还是说出口了。 大难临头了,你感觉到了周身的氛围沉寂到了冰点,他一定非常生气了。 “...我喜欢你。” 你以为你幻听了,错愕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只有少年一个浅淡的笑容。他是不喜欢外露感情的,可是在你的面前他总是不经意的扬起嘴角。高兴的,纵容的,温柔的,全部都让你一人尽收眼底。 “——可是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怎么办?” 他走到你的面前,温热宽大的手掌牵起你的手,放在了他胸口,你静静感受他的手覆盖着你的手的温度,还有心脏砰砰作响的声音,一时间头晕目眩。 *后续 “轰君我错了我不该开这种无聊过分的玩笑的对不起呜呜呜——!!!” “乖。” 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你的头顶,若无其事的纠正你的称呼。 “还有一点不对,不是轰君。是焦冻。” [爆豪胜己] 给这个人开这种玩笑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你实在是忍不住了。 暴躁老哥的女朋友实在是太难当了,尽管你感觉爆豪对你的态度比对其他人温和的太多,可是自己在家政课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小饼干也没有那么难吃不堪入目吧! 什么叫“戚、还不错吧,凑合,勉强能吃”?!爆豪胜己你这个样子是会失去你温柔贤惠厨艺精通的女朋友的!! “胜己...不,爆豪同学,我有话对你说。” 他坐在座位上,似乎正在相当专注的读着一本书,书上包着很简单的书皮,你看不到书名。不过平日里尖锐而高傲的气势也因为这个动作而显得分散了许多。 看到你走来了,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从书上移开了。 然而在听到你那个明显是来搞事情的称呼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有些愠怒的挑眉了。 “哈?” 他猩红的双眸一下子灵动了起来,不只是灵动,里面的愤怒愤怒愤怒愤怒好像要溢出来了。 同归于尽吧爆豪胜己!“我不喜欢你了。” “你再给我说一次?” 爆豪胜己非常明显的生气了。 他怒极反笑,嘴角上佻到了有些恐怖的高度,音调一下子拔高。手中的书脊嗑在了坚硬的桌面,并且在掉下去的边缘里试探。 “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 你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我不喜欢你了!!!” “切,不喜欢就不喜欢!!整天像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胜己你自己还不是那样?!整天像个刺猬一样,动不动就‘切戚哼’的凶我,就不能温柔的亲亲抱抱举高高吗?!” “哈?你有什么意见吗,你是我女朋友又不是他们女朋友?!” “爆豪胜己你最讨厌了!!!!”你气的恶狠狠的拍在桌子上,把那本在掉下去边缘徘徊的书一下送到深渊。你们两个之间的恶战一触即发,交往以后你们两个贯彻的真理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用个性打一架就好了”。反正最后妥协的总是他。 你以为会一如往常、结果爆豪胜己的神色突然一变,直直的伸手去抓那本书。 啪嗒,没有抓到,爆豪胜己的表情有些狰狞,书本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也因为这个剧烈的动作,书本上那个主人看上去非常随意敷衍包上去的书皮一下子掉了下来,露出了本来的花花绿绿的面目。 你看见上面写着:《如何和谐又不失温馨的和你的女朋友相处两百招》 ...噗。 你笑了。 *后续 你被身后冒着黑气的爆豪追杀了一个星期。 把自己精心做好的蛋糕饼干喂给他吃他都不消气。 最后啾咪了一口,算是稳定了一下状况了吧。 -tbc- 剩余的几位下周补完、(flag)准备考试啦! 发出想要K列的声音...请各位轰轰女孩和爆豪女孩看看我...
2018-07-01

[楚留香手游乙女向]在你死后的故事

楚/蔡/方/原/邱x你 [楚留香] 他看上去似乎仍是那位丰神俊朗,威名远扬的楚香帅,手中的折扇张合,眼神凌厉地扫过,似笑非笑,又顿时引得群芳倾慕,无数惊叹赞美之词脱口而出。 他仍然是那踏月留香的楚香帅,至少从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 几乎是所有人都来劝告他,他要学会放下,江湖儿女爱恨情仇不过一瞬,离别还是再会冥冥中早有定数,要学会遗忘。他扬了扬唇角,看上去一副对你的结局已经完全置身事外,全然放下的模样。大概只有看着他这副强作乐的模样,心底传来一阵阵绞痛的胡铁花和苏蓉蓉才知道,这个人怎么可能放得下。 夜色正酣,他端坐在屋顶上,凝视着天空的那一轮皎洁圆月,突然分神,分明是迟疑了一下,却又狠狠的将手中的烈酒灌入腹,等待着炙热的感觉将心底的那份悲怆之感微微麻痹,或者燃尽,然而哪里有那么容易。于是他又打开满满一罐烈酒,准备悉数灌入腹中。 这个动作被随即赶来的胡铁花狠狠打断了,酒坛的陶瓷碎片被摔得个粉碎,再与瓦片的碰撞发出了清脆了的声音,最后只有凌冽的酒香在清冷的月色下盘旋,沉默—— “老臭虫,你是疯了,还是——”真的对她动情了。 “...谁知道呢。” 他扯出一个笑容,眼里分明没有笑意。 [蔡居诚] 吱啦一声,门被轻微的推开了些许的缝隙,冷风突然肆无忌惮的冲撞了进来,接连数天的降雨不仅带来了阴暗和潮湿,反常的冰冷最后也来了,带得烛焰一阵猛烈跳动,最后还是战战兢兢的平复了下来。 “说了多少次了,姜汤你留着自己喝就够了别再来端一份给我——” 他单手从从床上支撑起起,另一只手按住因为醉酒一跳一跳发痛的太阳穴,早已经在过去重复了十遍百遍的话语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意识模糊不清,还未完全清醒,他在脑海里思索着自己这次为何会毫无节制的喝了这么多酒的理由。还未有个所以然,他便被那声颤抖的猫叫声吸引了,暂停了思索。 那只黑猫身战栗的把门又推开了一点小缝,企图再缝隙最小范围限度内挤进来。看起来让冷气闯进这间屋子的罪魁祸首就是它了,然而它看上去也没有那么风光,黑色的毛皮上满是泥泞,正用那对灰褐的眼珠可怜巴巴的盯着他。 蔡居诚便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怔忪,随即眉头又因为记忆的上涌而染上几分沉重的阴翳。 “你还回来干什么,出去到处乱跑,饿了就回来找饲主了吗?” 他冷笑着下了床,明明眼底尽是不快,却还是无视了黑猫身上的泥污,把瑟瑟发抖的它抱进怀中。 “别叫了,食物一会会有人端过来,只是给你取名的那个家伙,不会再来给你喂食了。” “知道了吗,她死了,她走了,或者,换一种说法,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把你一个人丢下了。” 明明他嘴角是嗜着笑,这样的认知传达到脑海,却让胸口像被刀子狠狠挖开,淌着血。 [邱居新] “师兄——你有在听吗,师兄——” 武当的师弟看着面前一向以冷静和严肃著称的邱师兄,在听熟悉名字后一瞬,陷入了冗长的沉默,不禁有些着急的拔高音调。 “那贼人狡猾得很,居然用计谋把那数百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还好那位常来武当山的女香客灵机一动,孤注一掷,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其他人生还。 ” “那一战确实惊心动魄,却让更多的生命延续了下去,着实是得了帝君福佑。” 师弟还在喋喋不休,他突然便没有了听下去的意向。抿嘴表示自己不感兴趣后转身离开。一路上,他浑浑噩噩的脑海里反复的回忆着你往日的一颦一笑,疑问接二连三的溢出,融化,搅和,最后凝结成了一句“为什么?”但是他绝对不会质疑你作出的选择。 他最后苦练了一天后沉沉的睡去,梦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他拉着你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穿行,一路上繁华的市场和喧闹的叫卖声让你有些分神。花灯在水中绚丽的摇曳,爆竹的轰鸣,糖糕的甜腻气息,小孩的嬉笑声,一时间汇集到了一起,升华成了更加温暖的,无可替代的东西——那样的热度从他握住你的手的肌肤处,蔓延到了胸口。 最后你们在一家装潢的店铺前停下,他挑选了一只上好的花钗,给你戴上。明明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清冷,仿佛万物在他眼里都只是须臾一瞬,然而在注视你的那一瞬间,他分明就把严肃的眉眼硬生生的柔和了不少。 “哎呀,这位道长可是要买给什么至亲之人——” 老板娘打趣的看着你俩,颇为得意。 “是买给我未过门的夫人。” 他勾起唇角,极为清浅的笑了。 [原随云] 得知你的死讯他没有掉一点眼泪,甚至一丝一毫的黯然神伤也没有。对友人的怀念,没有,对知己逝去的惋惜,没有,他仍然悠然自得的做着他的无争公子,只是每当夜晚降临,他戴上另一张面具的时候,江湖上又流传了更多无意义的闲言碎语。 有说蝙蝠公子近来手段愈加的凶狠残暴,冷酷无情,有人说他性情本来就是狠戾残忍,就像一匹嗜血的野兽,只是因为一位友人的缘故硬生生的压抑着本性,而当这锁链碎裂的时候,他又恢复了原样。 至于这友人是男是女,是善是恶,最后的结局是生是死,他们都不得而知。 可是原随云知道。 他似笑非笑的站在你的墓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久久的沉默,沉默——好像这样就可以欺骗他你并没有死,只是依然言笑晏晏的站在他身边,安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但你确实是离开了,无知无觉的,在那个感觉不到苦痛,温度,方向的地方去了。然而原随云被囚禁在那片黑暗更远的地方,那里也只有死寂的空洞与脚下的不断下陷的泥沼,曾经有一小簇绮丽的火焰点燃了,尽管他目盲不能视,但他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那种温度。 足以让人恍惚的温暖。 然而从今往后,他将踽踽独行。 [方思明] 方思明在一年半载后终于愿意接受了你死亡的事实。 他并不意外,甚至几乎是早就料想到了你的结局。他也准备了无数的对策让你脱身,但是现实又是那么的猝不及防,让他连以往嘲笑你天真的声音都发不出了。 他花了数天的时间,策马走过了他所知道的你所走过的地方,吃了你总是在他耳边惦念个不停的食物,默默的记着眼前的一切。 他还记得很多事,比如你冒冒失失的闯进他的纠纷之中,记得你强行拉着他去看那他为知不屑一顾的芳菲林的繁花,记得你小心翼翼地贴近了他,温柔的用指尖点了点他的脸颊,笑着说“你的眼里哪里是点缀着星星,分明就是藏匿了一轮圆月。” 他现在失去了,永久的,并且,此去经年,也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如“你”般的存在了。 -end- 补记,蔡居诚的那只猫是溜出来找你的,大风大雨没找到,受了委屈又回来了。
2018-06-08

爱歌酱和她的王子殿下

沙条爱歌x旧剑lily 不小心把返老返童喂给旧剑吃了的爱歌小姐的故事( 给mydaring的赠礼 未完 #1 于东京的某处住宅。 沙条爱歌垂下了双眸,带着有些透明色泽的瞳孔微微湿润。尽管沾染上了些许的悲伤,但她确实是能与不列颠故事里的妖精匹敌的存在。 是的,无论何时,美丽得耀眼,令人怜爱不已。 然而,即便是相当于世界本身(根源皇女)的她,偶尔也会犯下一些错误。 比如因为太仓促导致saber在与其他六骑的战斗中留下了细小的伤口啊,比如苦恼的抱怨着saber品尝自己料理时意见只有“好吃”啊。 这一次,她似乎犯下了稍微有些严肃的错误。 “不,那个,我没有关系的,不必担心我,爱...爱歌?” 有着比阳光还要灿烂的色泽的金发的少年——是的,确实是少年,注视着她难过的表情,仍不住开口了,轮廓依稀可以看出成年后的风度。 或许是因为圣杯给予的知识还太没有实感,saber,不,该说saber lily,亚瑟王念出这个可爱的音节的时候有些不太顺利。 沙条爱歌泫然欲泣。 #2 如果帕拉塞尔苏斯在场的话,一定会感叹沙条爱歌令人诧异的魔药天赋,居然能将普通的补魔药剂配成了传说中返老返童药。 可惜他不在,因为沙条爱歌听到这个说辞的时候,就打算把他丢出去了 #3 桌上摆放着繁多的料理。 ——令人眼花缭乱。 英式松饼旁摆放着氤氲着热气的红茶,以及德文郡奶油和一小碟草莓酱,苹果蔓越莓杏仁派闪耀着诱人的色泽,还有许许多多的叫不上名字的料理。 少女露出了无垢的笑容,没有任何的阴霾。 “来,请慢用。” -tbc-
2018-04-30
© 忘却补正 | Powered by LOFTER